媒体宣传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吉庆街资讯 > 媒体宣传 

【百姓讲述】我是一只老麻雀

发布时间:2009-09-23  浏览次数:3442次

 

 

讲述人:张德生(艺名:麻雀)
性别:男 年龄:49岁
职业:民间艺人
采写:彭颜红

  在吵吵嚷嚷的吉庆街,一脸沧桑的民间艺人张德生述说了自己从艺以来的酸甜苦辣,他说——

 

初入江湖
酸甜苦辣应有尽有

  我原名叫张德生,1954年元月出生于安徽安庆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后娶妻生有两个儿子。闲来无事,我拿起二胡琢磨起优美的音符,高兴时还要唱上两段,我这吹拉弹唱的本事让我在家乡文艺宣传队里大显身手。
  然而,青山绿水的家乡不能解决我的生存问题。1993年下半年,我撇下妻儿,与一帮有些文艺特长的乡亲们辗转漂泊来到武汉市。我们想用自己的文艺特长换得一口饭吃,十几个人挤在一间黑乎乎的旅社里,睡在一张通铺上,一天付上两三元的费用就对付过去了。大家晚上一起来到江岸区的一处夜市大排档,给在这里吃宵夜的客人们表演,有的唱歌、唱戏,有的弹琴、吹曲,有的表演杂耍、小品,深受客人们的欢迎。
  我主要是边拉二胡,边唱流行歌曲。有时,走在武汉市街头,听到街上播放的流行歌曲,我马上就能学会,再找来曲谱,就能当场表演。那时,我年轻,嗓子好,把那些流行乐坛的歌星模仿得惟妙惟肖,赢得了不少喝采。
  可是,那里的排档老板对我们这些艺人很凶。其实,我们在那里表演让排档的人气更旺,时间长了,我们心里觉得特别不舒服,而他们那里生意也在走下坡路。1995年下半年,我们这十几个人就集体转到吉庆街来发展。这里的生意明显地要好得多,我们的个人收入也多起来。可是,这每一分钱都凝聚着我们的血汗和眼泪啊。
  有些流里流气的人随意侮辱我们这些艺人,有人曾逼我单腿站在啤酒瓶子上唱歌,还有人拉断我的琴弦,叫我用一根弦演奏,还有的人肆意辱骂我,我心里气得发抖,脸上还得挂着笑对人拱手作揖,泪水只有往肚里流。可是别人手里的钱我还得拿,我得靠这个钱过日子,家里还有老小指望我这点钱呀。

 

来汉十年
成为四大天王之一

  这样的屈辱对于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,当别人把我当人看的时候,哪怕不给我一分钱,我也很高兴为别人多唱几首歌。当有人喊我张老师的时候,我甚至感动得双眼湿润。
  每天晚上七点多,我就提着二胡来到吉庆街的排档,等待客人点歌,一直唱到凌晨才会回家。大白天,我在家稍事休整,就开始拿来曲谱练习,琢磨歌曲的神韵。由于我没有经过专业的发声训练,每天又要演出到深夜,嗓子总是处在极度疲劳的状态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的嗓子越来越嘶哑,我感到自己的嗓子再唱流行歌曲可能要失去相当一部分观众。为了能在吉庆街扎根,我必须要创出自己的特色。我从1997年开始尝试自编自演的表演形式。
  这么多年,我天天晚上在大排档演出,亲眼看到很多是是非非,对人生颇多感受,我把自己悟出的一些哲理和对生命的感悟写进作品中去,听众深受启发。我看到有些发迹的男人喜新厌旧,真的是只闻新人笑,哪知旧人哭,我觉得夫妻之间还是应该互敬互爱,我就写了歌曲《夫妻之道》,劝导人们要珍惜夫妻之缘。我能够一眼看出一对男女是夫妻还是情人。平平淡淡的是夫妻,卿卿我我的肯定是情人,一点都没错。卿卿我我总是不长久,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  来这里吃饭的人几乎包含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次,我学会了揣摩不同观众的心理。面对不同的观众,我就表演不同的节目。我所表演的节目总是给观众带来快乐和笑声。慢慢地,我的名气大起来,有些熟悉的客人一来,都要点名要我唱歌。
  近年来,我又发现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,心理很紧张,来这里都想释放一下心情,以前那种过分说教式的节目已经不适应观众的口味了,我就开始创作一些诙谐、幽默、搞笑的节目逗人开心。林依伦的一首《我的爱情鸟》唱得很红,我就将之改编成《我的爱情麻雀》,听者无不忍俊不禁,开怀大笑。前几年,林依伦到武汉来开个唱时,专门到吉庆街来看过我的表演,并赞赏我“唱腔精湛、琴艺一流”,从此别人开始叫我“麻雀”,这个名字不胫而走,成为吉庆街民间艺人的四大天王之一。如今,知道我真名的人反而很少了。
  今年,著名歌手雪村到吉庆街来专门听我唱歌,并跟经纪人一起给我录了几首歌。他对我的演出非常满意,并热诚邀请我参加他今年6月25日在北京举行的个人作品新闻发布会,还给了我报酬。这些错爱都让我找回了做人的感觉。我也知足了。

 

版权所有: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大智街办事处 
Copyright 2008 - 2017 鄂ICP备15000026号-1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铭新街18号 430014
电话:027-82819969 传真:027-82819969 Powered by 027.net